7/24 服务专线:86-13713725730

国内三大海外传媒公司之一

区块链行业海外传播引领者!

数字报纸发行量增长17%:从最新数据看美国媒体的十年浮沉
来源: | 作者:hkw14e1df | 发布时间: 2019-07-29 | 75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来源:Pew Research Center

作者:Pew Research Center

编译:苟于清

今年7月9日,皮尤研究中心更新了报纸和广播领域的最新数据,并对比分析了2008到2018年间美国媒体的就业情况。事实上,自2004年起,皮尤研究中心就一直在连续发布美国新闻媒体行业指标的年度报告。

我们发现,2018年美国报纸的总发行量在下滑,这也直接导致了报业总收入的下降。然而,虽然报纸印刷品的发行量遭遇“滑铁卢”,数字新闻却实现了17%的增长。在媒体行业员工的整体规模缩水的背景下,增加就业需求的数字新闻成了一抹亮色。

广播的收听人数平稳增长,但收入缓慢下跌,其中车载终端广播收听增长快速,播客收听热度依旧。

报纸:靠线上流量挽回颜面

报纸曾是美国新闻业的重要组成部分,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选择“网上冲浪”,报纸昔日的光辉开始逐渐消褪。2000年代中期以来,报纸的读者人数和营业收入每况愈下,报纸网站的访问量也在经历了几年的增长后趋于平稳。

2018年美国的日报的总发行量在下滑。2018年美国媒体在线上及线下渠道共发行了约2860万份的工作日版日报,以及3080万份周日版日报,这两个数字与2017年相比,分别下跌了8%和9%。

印刷版日报的损失更为惨重。其中,工作日版日报印刷品的跌幅为12%,而周日版日报印刷品则下降了十三个百分点

图注:自上世纪90年代,日报的发行量就已经开始下滑,只是近年来的趋势更为明显而已。(2014年及以前的数据来自NMA(新闻媒体联盟),此后数据由皮尤在AAM(媒体审计联盟)的数据基础上分析估算。图源:journalism.org)

相较之下,数字渠道的流通量更难测量。AAM(媒体审计联盟)负责审计美国各大报纸和出版物的发行量,但美国三家最大的日报——《纽约时报》、《华尔街日报》和《华盛顿邮报》——并不向其提交完整的线上数据,前两者在不同渠道公布的数据的计算规则有所差别,而《华盛顿邮报》更是未曾公布这方面的信息。

仅就AAM的数据来看,2018年报纸在线上的流通量有所增加,分别为6%(工作日版)和8%(周日版)。《纽约时报》和《华尔街日报》的增长高于平均线,它们的数据提升了27%和23%,而这还建立在2017年已有的大幅增长之上。如果将它们两家与AAM的数据合并,2018年美国报纸的数字发行量足足增长了17%(工作日版),线上线下的综合数据也将逆袭至仅下降1%(工作日版),而非前文提到的8%(工作日版)。

从发行量前50名的美国日报来看在经过2014至2016年的用户高增长之后,报纸网站的流量已逐渐平稳。它们在2018年第四季度月均拥有1160万访问用户,与前两年的用户访问量基本持平:2017年Q4为1150万,2016年Q4则是1170万。而用户平均每次的访问时长约为2.3分钟,与2017年同期相比,则下降了5%。

图注:报纸网站的访问用户比2014年增加了数百万,但自2016年后用户增长已趋于稳定。(此处综合了AAM排名前49位的报纸和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数据,其中包括《纽约时报》和《华盛顿邮报》的不完整数据,此处计算的是10-12月各网站的月均流量。图源:journalism.org)

图注:用户对报纸网站的平均访问时长变化不大,但自2014年起呈现逐步下滑的趋势。(此处综合了AAM排名前49位的报纸和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数据,其中包括《纽约时报》和《华盛顿邮报》的不完整数据,此处计算的是10-12月各网站的月均流量。图源:journalism.org)

2018年报业的广告总收入约为143亿美元,比上一年度下跌13%;其中,发行总收入则呈现小幅下降,从2017年的112亿美元减少至2018年的110亿美元

图注:报纸的发行收入还算稳定,但报业的广告收入却在经历了21世纪初的巅峰后急速下跌。(2012年及之前的数据来自NMA,2013-2018年的数据系皮尤根据上市报业公司的公开资料分析而得,包括300多家大型国家报纸、中型地铁报和地方报纸。图源:journalism.org)

报业的广告收入在日益减少,但数字广告在广告整体中的占比却逐年增加,2011数字广告占比仅为17%,到2015年增长至1/4,至2018年已经达到35%

图注:数字渠道的广告收入占比逐年升高,在2018年达到了35%,数字广告的增速也在提升。(图源:journalism.org)

报业广告收入的下滑势必会影响到报业员工的饭碗,据美国劳动统计局的就业数据,2018年报业记者、编辑、摄影师和视频编辑共计3.79万人,比起2004年暴跌了47%。2018年,编辑的年薪中位值为4.9万美元,记者则仅有3.5万美元,自2012年以来他们的薪资没有明显增长。

图注:从2008年至2018年,经历10年的变迁,美国报业雇员的规模几乎被“腰斩”。(图源:journalism.org)

图注:2012年至2018年,报业员工的平均薪资水平并未出现大的变动(图源:journalism.org)

广播:收听人数平稳,但收入缓慢下跌

传统的电台广播——包括调幅广播(AM)与调频广播(FM)——的收听率和收入均保持稳定,几乎覆盖了美国的全部人口,而在线广播和播客的用户在过去十年中持续增长。

根据广播广告局(RAB)的数据,2018年12岁及以上的美国人中仍有89%会在一周内至少收听一次电台,这一比例自2009年以来几乎没有变化

图注:2009年的电台广播收听率为92%,此后有轻微的波动,至今仍稳定在90%左右。(收听率数据来源包括了所有类型的广播节目,但突发新闻除外。新闻/谈话类节目是最受欢迎的类型,在2018年的白日15分钟时段内平均赢得10%的受众。图源:journalism.org)

数据分析公司Edison Research 和Triton Digital的相关报告显示,在线广播的收听率稳步上升,截至2019年初,过去一周内,12岁及以上的美国人中,收听广播的人数占比从2018年的57%提高到了60%;而一个月内的数据则从64%升至67%

图注:在线广播的周收听率和月收听率近年均在持续升高。(相关调查于每年1月/2月举行,在线广播的定义包括在线收听AM/FM广播及收听仅在互联网供应的流媒体音频。图源:journalism.org)

车载终端广播收听人数在美国总人口中的比例,从2010年到2019年在直线增长。迄今,41%的12岁及以上美国人表示,曾在车上用手机收听过在线广播,这一数字在2010年仅为5%

图注:美国车载终端的广播收听占比从2010年的5%一路升高,到2018年达到了42%,2019年又稍有回落。(图源:journalism.org)

同一报告还指出,过去十年内,播客的热度大幅提升,2019年51%的美国受调查人群都曾表示听过播客,而在一个月内收听过播客的用户占到32%,比起2018年的26%,占比有所提升,更是远远高于2008年的9%。高达22%的人表示,在过去一周内曾打开播客收听,在2013年首次进行该项调查时,这一数字仅为7%

公共广播的播客发展趋势也很出色,全国公共广播电台(NPR)的周下载用户数从2017年的540万增长到2018年的710万,国际公共广播电台(PRI)在2018年春季的周用户为50万人,美国公共媒体(APM)的周用户则在2018年突破了300万大关。

图注:在2013年播客的收听率曾短暂下降,此后则一路走高,最新的数据显示,已有超过一半的美国人曾听过播客。(图源:journalism.org)

图注:在美国几大公共广播中,NPR的播客周用户上涨走势最佳,2018年的数据已经超过710万。(图源:journalism.org)

在广播的盈利方面,新闻性质的电台收入较为稳定,但在过去八年内呈现出缓慢下降的趋势。综合了新闻和谈话等节目类型的电台,它的年均收入则大大低于前者,在2018年仅约270万美元。

图注:新闻类电台的年均收入从2011年的2070万美元减至2018年的1804万美元(图源:journalism.org)

图注:新闻谈话类电台的平均收入始终较低,从2011年至2018年这八年来,年均收入从308万跌至272万美元。(图源:journalism.org)

和报纸类似,广播从业人员也在减少,据美国劳动统计局的就业数据,2018年该行业共有3370名员工,比2004年减少了近1000人。虽然看上去人员单薄,广播行业的薪资水平还是比报纸行业略高,2018年新闻分析师和记者的年薪中位值为4.2万美元,编辑则达到了7.4万美元

图注:广播从业人数自2004年以来震荡走低。(图源:journalism.org)

图注:广播记者的薪资变化不大,编辑的年薪在近两年有所提升。(注:此处的工资中位数根据通货膨胀进行了调整,图源:journalism.org)

媒体雇员:整体减少,数字新闻的需求增多

美国新闻部门的就业率持续下降,从2008到2018年就业率降低了25%,包括记者、编辑、摄影师和摄像师等岗位在内的新闻雇员,从11.4减少至8.6万,而报纸从业者的失业率最高。根据美国劳动统计局的数据,近年来数字渠道的新闻机构雇员增多,但这无法挽回全行业的下跌趋势。

图注:新闻从业人员逐年减少,从200年到2018年这十年间流失了2.8万个工作岗位。(新闻机构的范围包括报纸、广播、无线电视、有线电视及其他信息服务。图源:journalism.org)

报业的员工人数锐减的趋势最为明显,从2000年到2018年这十年间,报业雇员的人数从7.1万人减少到3.8万。在新闻领域的各细分行业中,仅有新闻的就业机会显著增长,从2018年的7400名员工增加至2018年的1.35万名,实现了82%的增长

然而,皮尤的另一项分析显示,尽管总体来看,数字新闻的就业率在增长,但在2017年1月至2018年4月期间,美国近1/4的数字新闻媒体都曾有过裁员。无线电视和有线电视业的就业数据则相对稳定,广播行业则在十年间砍掉了26%的就业机会,成为继报纸之后就业率降幅第二高的行业。

图注:报纸行业的员工基数最大,它的雇员数据跌幅对于媒体整体的影响也最为显著,数字新闻媒体即使提供了更多的工作岗位也难以力挽狂澜。(图源:journalism.org)

报业员工的减少也意味着它在所有媒体雇员中的占比缩小,从2008年的62%减至2018年的44%;无线电视公司的从业人员现在占到全行业雇员的33%,比起十年前的25%有所提升;而数字媒体员工的占比从6%升至16%,反映出媒体从业格局的新趋势。各行业的员工中,从事记者岗位的人员最多,十年来在45%50%之间浮动。

图注:从雇员占比来看,数字媒体和广电在增加雇员,报纸的员工规模在萎缩,数字新闻的人员规模发展最为迅猛。(图源:journalism.org)

以上仅为2018年度美国媒体行业的部分数据,但这些数据也隐含了超过一国范畴的普遍性规律,比如在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下,传统印刷新闻发行量持续走低,而数字新闻、数字广告等多项相关数据却在增长,再次印证了传统媒体数字化转型之必然。

来源:德外5号


世通社动态News